dtb@2x.png

是心心念念的第一份产品的实习,三个月的时间确实有点太快了,一晃眼就过去了,我对接的人也来来往往走个不停;在通讯账号里从上往下翻,有无数的账号就成了失效。也许每个人在其他人生中,自己在世界中均为一个过客。只不过实习生这一个职位,更加剧了其中的各种意味。

 

面试的期间我还是很担心的,毕竟自己之前从来没做过产品,虽然作为个电子产品的爱好者,但我也深刻了解着爱好者和职业人士之间的差距;其实同时也有其他企业的来沟通,只不过都是关于剪辑软件的产品。再三权衡之下,我还是选择做系统的产品经理实习生。面试进行了两轮,沟通了三次;第一轮是孝恒,第二轮是Rico。

 

其实自己面试还是挺差的,第一次谈的时候,孝恒说:“你觉得realme UI和color OS的区别是什么?”我当时沉吟了半天,由于自己没有同时使用两个品牌的手机,所以只能是实话实说,光速道歉。他给我拿了一部手机,给我一个周末时间体验,要我在下一个星期一跟他提出一些关于系统的建议。我重置手机,插卡作为主力机用了两天。也发现了一些bug和问题,但是都是比较细微末节的问题。毕竟realme UI基于Color OS,是一个比较成熟的系统,不会在大的地方有纰漏。下周一到了,我就只能一条条跟他说,我发现了哪些细节的问题,这些问题是怎么让我觉得不方便的。

 

他表情一直都挺严肃的,我都感觉自己可能已经凉透了。结果出乎意料,我居然熬到了最后一轮。由于Rico是主管,我本来心里还比较忐忑的。结果相比于孝恒,他比较关注的是基本职业素养的问题,比如英语过不过关之类的,还要我让英语即兴作一段自我介绍。相比于产品特质,基本的素养我还是没有问题的,所以自觉答的不错,结果也顺理成章的进来了。

 

成为产品经理实习生的初期是煎熬的。因为当时只有我一名实习生, 估计孝恒也是希望能够等另一位实习生一起来再做什么分工和规范之类的。那一周我基本上就处于一个非常低落的状态。与在营销那边的笃定,产品这边给我更多的是不确定。我基本上都是完成一些他临时指派的任务,参加一些会议和产品验收的一些比较杂的工作。等到另外一位实习生到了以后,事情才算步入了正轨,孝恒新建立了分工的表,并规划好了优先级,杂乱的琐事开始变得有条不紊。

 

我自认为是有社交恐惧症的人。但是作为一个产品经理,与他人对接,尤其是与陌生人对接,是最为基础的每天都要做的一件事情。而正式参与需求的制定和推进以后,文科生的弊端开始显现,我开始对开发的说法不能保持相应的确认。自此,我迎来了第一个重大的挑战,“侧边指纹需求”。

 

侧边指纹需求是第一个孝恒以围观的身份,我主动参与并推进的需求。从新建需求就犯了难,到底需求文档需要怎么写?写什么?我大脑里一片空白。冷静下来以后,我开始透过互联网进行查询和归纳。通过在ALM里查看其他需求的说明,大概了解了需求文档要包括需求背景,需求范围,竞品表现和需求描述四大模块。

 

需求背景和范围都很好说,完成的异常顺利,使得我对之后的风暴没有一丝一毫的准备,以至于风暴到临之际我被打得满头包甚至晚上还做了噩梦。 竞品表现说起来简单,但是实际上要进行这件事情是一件相对复杂的事情。我当时出现的第一个问题,也是最客观的一个问:“我从哪整竞品的手机来啊?”在询问了孝恒以后,他跟我说从测试的手中去借。这件事突然就困难了起来:从完全不认识的人手里借手机?而且我还不知道他在哪?跟别人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借手机?我当场大脑宕机,一时陷入慌乱之中。许久之后,我开始想办法回避直接接触,我开始期待在互联网上有关于系统的测评可能有涉及了那方面的录像,于是开始曲线救国。

 

在尝试完几乎所有视频平台和关键词搜索无法解决以后。我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我可能得直面困难了。做好了万分之心理准备,现在电脑上列下可能要检查竞品的功能和界面,开始联系可能有手机的测试。用词极尽卑微和礼貌,然后发现有些测试根本就没有竞品的手机,有些还在放假。事情一下子就变得更加尴尬了起来。问了约有5,6人后,总算最后我还是借到了。开始进行功能的罗列和对比。对于表格内容进行多次调整,因为当我拿初版给孝恒的时候,他说他根本看不懂。所以基于要给予完全不了解的第三方看也OK的原则,我重新调整了数次表格,最后得以完成。

 

而至于需求描述,我比照模版,制作了UI和UX的草图,自认为写的比较详尽。于是大剌剌的就交了上去。孝恒看了也没什么意见,于是进入了需求排期阶段。而这个阶段,就是终极末日。

 

需求排期的对接人是高级软件PM,任何需求需要通过他来排期。而他对于需求描述要求的十分详尽。直接给我提出了五个模块的澄清要求:需求价值的澄清;需求范围的澄清;需求风险的澄清;需求可能变革的澄清;与研发相关的澄清。而我也想尽方法尽量满足他的这些要求,从而对需求的再澄清。

 

需求价值的澄清,我列了所有快捷入口的操作步骤和步数,确认此需求的确缩短了功能触发的时间,是一个全新的快捷入口,而且与目前的快捷入口不冲突。包括去竞品论坛去收集相关的建议与反馈,从而说明这是一个可期待,用户反馈高的好需求。

 

需求范围的澄清,我具体的列了所有符合需求要求的机型名称。

 

需求风险的澄清,由于涉及到了第三方应用的功能,我的第一反应是,能不能运用现有的第三方软件的接口进行实现。我检查的负一屏的功能,发现可以直接使用负一屏的接口。而且通过对竞品的再测试和研究。我细化了第三方应用的具体界面。所以解释了风险。

 

需求可能变革的澄清,这个是我第一次接触的这种疑问。其具体为:为了用户的品牌一致性认知习惯,未来是否有冲突,是否会导致当前的需求更改。我也联系了OPPO的负责指纹速启的相关产品经理,确认了侧边指纹的特殊性和其现在屏幕指纹速启交互方式不同的事实。

 

最后是与研发相关的澄清,我自己确实是不懂代码开发,尤其是涉及到安卓的底层研发。通过联系了OPPO和realme的程序员。我了解了系统的核心功能和扩展框架的区别。特色功能可以作为一个APK预置在系统中,从而避免了对系统主线的干扰,避免了系统主线的紊乱。

 

做好了万全准备,我以为这次一定能过了。结果他却坚定的认为,现有的快捷入口已经足够快捷,没有必要做新需求。我和他就这么你来我往battle了一星期。结果打破僵局的是高级驱动工程师。在群里提出,如果要做此需求,需要打开指纹sensor的navigation模式,其会增加3mA 的功耗。囿于功耗原因,我们的讨论戛然而止,功能被迅速废弃。

 

经此一役,我感觉自己在各个方面都有所成长,无论是社交方面,抑或是职业方面。现在不再是之前那个被导师嘱咐“别被开发给忽悠了”的纯小白,处理日常的事务也变得更为有所条理。于是我不再慌乱,无论是在工作中,亦是在生活中。

 

我不之前算一个产品人,也许我研究生毕业了,也不能称之为产品人。但是我相信,只要我坚定的做下去,别人自然会将我看作为一个懂设计的产品人,而不是一个热爱数码产品的设计师。